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TheMeditators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59|回复: 0

万智大师访谈录-201703-Paulo Victor Samo Da Rosa

[复制链接]

160

主题

648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妞儿,笑笑,乖

Rank: 8Rank: 8

积分
14117
发表于 2017-8-15 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James: Paulo,你好。
Paulo: 你好。
James: 感谢你抽空接受我的采访。
Paulo: 不客气。
James: 最近过得怎么样?
Paulo: 还不错。最近既没有新系列,也没有比赛,所以这段时间我给自己放了个小假。不过再过十多天我就要去澳大利亚准备专业赛了,想想就挺开心。
James: 也就是说你这几天可以好好歇歇。这种时候你一般会做些什么?
Paulo: 没什么特别的计划。我会看电视、读书、玩游戏、和朋友们出去玩。和其他人的假期也没什么不同的,只不过我假期一般宅在家里。
James: 这和其他人的确不太一样,但也很有趣。我想聊的第一个问题是,你可以跟我稍微讲讲你的家庭背景和成长经历么?
Paulo: 我在巴西的阿雷格里港出生,这是巴西南部的大城市,有将近两百万人口。我一直住在这里,已经二十八年了。我母亲是一位生物学家,但她现在不做这方面的工作。我父亲是一位经济学家,现在他退休了。他们不住在一起。我小的时候他们就离婚了,之后我跟我妈妈一起住。对于美国人来说这一定很奇怪,你一个二十八岁的大小伙子怎么还和你妈住在一块儿——但在巴西,这很常见。一般来说,孩子结婚或者上大学才会离开父母。
James: 你有兄弟姐妹吗?
Paulo: 有,我有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我们仨人其实都不是一个妈生的。我爸挺老了,所以我这俩哥哥比我大得多,一个四十五了,另一个也三十三了。我们关系不错,虽然不像大多数兄弟那样特别热乎,因为我们不住一起——毕竟我们各自的亲妈不在一起——但我们还是挺亲的,我感觉。
James: 你跟你爸关系还好么?
Paulo:  一般般吧。我跟我妈很亲,但跟我爸要疏远得多。也不是说我们关系出了什么问题,只是我不常和他说话而已。
James: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玩游戏的?我猜万智牌不是你玩的第一个游戏。在你和家人一起度过的童年时光里,你最早是怎么接触游戏的?
Paulo: 我觉得主要是我自己对万智牌的喜爱。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玩万智牌了,那时候我才八岁。在那之前,我就很喜欢和我的朋友们玩游戏,但那些都是小孩儿的游戏。我家里喜欢打牌——我不知道他们打的那个用英文怎么说——大概和金拉米(Gin Rummy,一种扑克游戏)差不多吧,我还挺爱看他们玩的。看着看着我也想玩,他们就教我规则。然后我就和他们一起玩,我真的很爱打牌,我比他们更喜爱这个游戏。因为他们大概就是“来打一盘吧”,然后过会儿就“好吧今天不打了”;但我是真的非常、非常喜欢那个游戏,我想要一直玩。所以,当我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万智牌的时候,我发现这是个卡牌游戏,而我当时已经对卡牌游戏充满了兴趣;这还和龙与法术有关,这些对我都很有吸引力。所以我就问我妈妈万智牌的事情,我妈就给杂志社打了个电话,告诉我哪儿能买到这些万智牌。这就是我开始玩万智牌的故事。我觉得也不能说我家有多好的游戏氛围,只是我自己确实非常喜欢这样的游戏。
James: 你在很小的时候就爱上了万智牌,这可和大多数人不太一样。你是不是一直都很明白“我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或者“我知道我想做什么”,或者“我想成为怎样的人”?
Paulo: 也不完全是吧,我觉得我不是这样的。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喜欢万智牌,但我当时就是喜欢。我觉得万智牌看上去很有趣,就去玩了。
James: 那可都是将近二十年以前了。你还记得那时候出的是哪个系列么?
Paulo: 当时最新的系列是家园。我记得我当时还买了一包家园。
James: 真不错。你是怎么开始和其他人、和朋友打牌的?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买牌变成打牌的?
Paulo: 嗯,我妈带着我和我朋友去了牌店,我们就买了牌对打。有那么一点时间,我们也教学校里的其他小伙伴打牌。最后我可以自己去牌店,和陌生的玩家见面。我学校里那些朋友逐渐地都退坑了,但我一直打了下去。
James: 那个时候小孩儿去牌店打万智牌或者其他游戏很常见吗?
Paulo: 没有,很少见。那个时候我是牌店最小的牌手。因为我很小,我妈又不知道牌店里都是些什么人,她每次都会跟我过去,然后在那儿等着。她基本上不认识牌店里的人。我觉得我得感谢我母亲为我的付出。我很久之后才遇到比我小、或者和我差不多大的万智牌手。
James: 既然你是牌店里最小的牌手,你会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吗?或者觉得在打牌的时候,对手会对你有特别的对待?
Paulo: 我感觉打万智牌的人不太在乎年龄什么的。真感觉不到有人在乎这个。你看我们的PT队伍,有三十五岁的人,也有二十岁的。但是你完全不会感觉自己在和两个处于人生不同阶段的人打交道。但是在其他领域,你肯定就能感受到年龄的差距了。我很难想象别的什么地方,二十多岁的人和三十五岁的人没什么区别。但是在万智牌这个领域就是这样的,所以我没有因为年龄最小被特别对待也没什么奇怪的。只有那么一次,有个人想要在大赛上作弊鸡我,而我确信他是因为我年纪小才敢这么干。最后因为我年轻,他还真的得手了。不过这就是我唯一一次因为年纪小吃亏的经历了。
James: 当你发现自己被鸡了之后是什么感觉?这对你产生了什么影响么,还是让你对作弊行为更加戒备?
Paulo: 我觉得没什么太大的影响,只是心里很不开心。而且也不只是因为我年纪小。当时那个对手是市区的,而我是外地过去的,所以他觉得他作弊也啥事儿没有。结果他也确实没受处罚,所以我可能因为这个才感觉失望、无力。但这次经历不会影响我对任何事物的看法。
James: 你是什么时候决定不只在牌店打牌,也去参加比赛的?你第一次参加比赛是什么时候?
Paulo: 我参加的第一次比赛,那时候我其实都不知道那是场比赛。我只是和往常一样去打牌,然后那儿的人跟我说,“嘿,另一个地方的另一家店要办比赛,就还是这家店的另一个分店。你去不去?”我说,“行啊。”然后他们就调整了一下我的套牌,把一些不合法的牌去掉了,然后我就去打比赛了。我玩得很开心,之后我就越来越频繁地参与比赛,最后开始参与有奖品的比赛——大概是我们那里开始举办PTQ的时候。我就感觉“这比赛好像还真有点意思。”后来我们发现,两个月以后,就有个Block赛制的PTQ,我们会有两个月时间准备。这和美国的情况很不一样,在美国你一年可以打50多个PTQ,所以也就无所谓了。但我们那里一年只有三次比赛,都是大赛,我们都会认真准备。
James: 你是什么时候在万智牌的大赛里取得成功的?你是一去打就有好成绩了么?是你们那儿开始办PTQ之后还是之前?
Paulo:  肯定不是一开始就打得不错。最开始的时候,我每次都会输。我觉得我成绩变好的时候是“大战役”时期,大约2000年的时候吧。那时候我开始打线上的万智联赛。那是Apprentice(类似VPT的在线对战平台)上举办的在线比赛,得用IRC(一种古老的网聊系统)才能玩。那段时间我开始和世界各国的万智牌玩家们交流,这给了我接触外界的机会,因为在那之前我们打的其实没什么章法。在那之前我也不太关注网上的消息之类的,总之从那时起我才算是认真地玩这个游戏。我开始关注其他地区比赛的情报,开始了解什么套牌厉害。在那之后我才在本地的比赛里取得好成绩。
James: 不错。所以你的意思是说,你当地的万智社群对你个人的技术进步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帮助。
Paulo: 事实上肯定是有帮助的,因为我刚开始玩的时候实在是太菜了。我当地的那个牌店绝对使我有所成长,但是很快我的水平就达到了瓶颈,因为当地的比赛也没有很多人参加,还有不少娱乐牌手。当时有个牌手也经常打牌,他也会来我家打牌。我们会一起参与线上的联赛,并且一起为本地大赛做准备。但除了他之外,大多数人的确没有多认真地打牌,或者就是水平不够。所以,只和本地的那些人打牌能给我带来的进步一定是有限的。
James: 而且你当时的确有变强的决心,是吧?
Paulo: 也不一定有“决心”这么严重,我只是很享受水平进步的过程。我觉得随着我水平的提高,这个游戏也变得更加有趣。我不是被某种想要变强的“决心”所驱使,你懂吧?我只是想玩得开心,而卷比赛就很开心。组出更厉害的套牌击败对手也很开心,所以我想要打得更好。
James: 除了和你一起打线上联赛的那个朋友,还有帮助你提高牌技的其他朋友吗,无论线上线下?
Paulo: 有啊,当然。即使我成为职业牌手之后,也有很多人帮助我成长。我从来没有感觉自己达到了巅峰而停止进步。当时有个人,是那家牌店老板的儿子,他也帮了我很多。当时还有一个陪我竞技的好朋友。还有很多陪我练牌的朋友们,他们也使我受益良多。我打在线联赛遇到的很多人也对我有所助益。还有更多更多至关重要的人们。
James: 你可以给我举几个例子吗,不一定要点出特定的人,只要说说这些人一开始都给了你什么帮助?
Paulo: 那个牌店老板的儿子帮了我很多。他比我大一点,所以我第一次去打比赛的时候他罩着我。他也会和我一起待在屋里,跟我妈讲不用担心之类的。他有时候把牌借给我,这是最大的帮助。我在线上遇到的那些人,尤其是不在巴西的那些人,他们会和我说“我们这有这么一场比赛”、“你看这个牌表卷了纽约的一个GPT”之类的。如果不通过这些人,我就永远不会知道这些事情。所以我会研究这些牌表,试着做一些修改。还有些人会和我在Apprentice上面测试。我们会讨论很多万智牌的事情。总之,这些人以很多不同的方式帮助过我。
James:  所以他们不只是为你提供更多的信息,也会陪你练牌,帮你得到更多的锻炼,是吧?
Paulo: 对,他们也帮我提高了英语水平,这也是我认为作为职业万智牌手很重要的一点。
James: 是啊,我也在想,你的英语的确很流利,无论是口语还是书面。
Paulo: 嗯,我一直和说英语的人交流,而且我也会用英语和网上的人对话,英语就逐渐变好了。我们用IRC聊天。单纯地和这些人在网上交流,就让我当时有能力阅读英文网页,而很多同龄人是做不到的。就是因为这些打线上联赛遇到的人,我才有能力阅读英文。
James: 有道理。所以,你开始打线上联赛,对万智牌愈发深入。有没有那么一个瞬间,你突然感觉自己已经在万智牌世界里“榜上有名”?有没有你取得的某个特定的成就,让你感觉“我也是一位万智牌手了”?
Paulo: 嗯,应该说一路上我跨越了很多门槛。其中一道是我第一次受邀参加2003年柏林世界杯。当时,只有拉丁美洲最好的几名牌手才会收到邀请,而我在我的家乡成绩一直不错,所以我在拉丁美洲的积分排名一般在前三位,虽然我从来没有在大赛中获得非常好的成绩。我没有卷过国冠赛,但我还是取得了资格。人们也完全不认识我,因为我只是另一座城过来的小屁孩儿。还有很多人觉得我的成绩是用假比赛堆出来的,他们就觉得“这人我们根本没听说过,难道只靠在他老家牌店打牌就能打到这个排名吗?”巴西最核心的一批万智牌手聚集在圣保罗和里约,那是巴西最大的两座城市。而那时候我来自另外的城市,因此人们才怀疑我的成绩。他们认为我的分数都是假比赛凑出来的。那是我感觉自己“榜上有名”的第一回,因为我和那些核心牌手们一同参加了专业赛,而且还取得了好成绩。最后我打进了64强,感觉还不错。之后要说还有什么门槛的话,我想是我第一次取得专业赛八强——那是在2006年的查尔斯顿。那次专业赛是团队赛,也是我开始在世界范围内崭露头角的时候。我记得后来我还看了直播录像,解说一直在说“你们估计不认识这位牌手,但他在这么几次大赛中都表现不错。”解说也不知道我是谁,但他们搜索了我的历史战绩之后,他们就发现我在三四场专业赛、大奖赛这样的比赛里都有不错的成绩。我想那次之后我才算是在万智牌圈出名。
James: 听起来不只是你出名了,你的国家也得到了更多的关注。我相信之前很多万智牌圈的人都觉得欧洲最牛,或者北美最牛之类的,因为他们完全不熟悉来自你们那边的牌手。
Paulo: 是啊,直到现在也是这样的。其实让巴西牌手们为世界所知的不是我,而是Carlos Romao。Carlos在2002年赢得了世界冠军,他是第一位取得这种好成绩的巴西牌手。而且他来自阿根廷的队友也打进了八强。所以那时候我们巴西牌手的实力才得到广泛承认。但是,嗯,我们在团队赛中优异的表现也有一定作用。
James: 你们的成功就是对实力的证明,我感觉。
Paulo: 是的。
James: 我们稍微往回说一点……你在2003年第一次打世冠赛的时候,有没有感到紧张?
Paulo: 是啊,当然。其实我现在也挺紧张的。
James: 【笑】真的吗?好吧。
Paulo: 嗯,就这么回事儿……太兴奋了,连觉都睡不好……最早的时候连售前现开都给我这种感觉。但是当然了,那个感觉和打大比赛还是不一样的。大赛的意义重大。你想要尽自己所能做到最好,但你也知道这很困难。所以,我当时肯定还是挺紧张的。现在我没那么容易紧张了,因为成绩好坏基本上不至于影响我的生活。但是在我第一次参加大赛的时候,我想的是“如果这次成绩不好的话,我就再也不参赛了。”
James: 原来是这样。
Paulo: 所以说没错,我当时很紧张。而且我要和那些我只听说过的人们打牌。现在我就认识他们了,我和他们都说过话,有的还成为了我的朋友。他们对我来说是实实在在的人了。不过在此之前,在我第一次见这些人的时候,我只不过是听说过他们的鼎鼎大名而已。这还是挺吓人的。
James: 是的。而且他们一开始还不知道你是什么人,甚至还觉得你是伪造比赛成绩进来的。
Paulo: 也不是,巴西人才怀疑我。其他人根本不知道我是谁。
James: 你说,最开始的时候,你要是打得不好就再也不打了。你当时是不是真的在想“我得打进这次专业赛的八强,或者64强,不然我就退坑不打了”?你的心路历程是怎么样的?。
Paulo: 也不完全是这样。我第一次去打大赛的时候,是巴西的万智牌代理商出钱赞助我们,赞助所有取得资格的人。不止是我,所有人。他们报销了我们的机票、酒店。我当时就想:“如果不是他们出钱,我就来不了。”因为那时候我拿不出飞机、酒店的钱。开销很大,我还很小,我没有自己的收入,我的家庭也很难支持我去德国打比赛。但是因为代理出了钱,我才能过去打。而且我打得不错,取得了64强。我拿到了500美元的奖金,这对于一个15岁、没有工作的巴西少年来说可不是个小数目。这也让我知道了,打比赛打得好是能赚钱的。我有取得好成绩的能力,所以我没准儿应该多去打这样的比赛,即使没人赞助我。因为一开始我去打比赛的时候,还不觉得这是什么事情的起点。我只是觉得“啊,我来打这个比赛了,因为有人赞助我。”而当我真的赚到奖金之后,我明白了,“嗯,其实我可以自费去打比赛,我可以证明这值得。”这是我心态的变化。
James: 懂了。所以,“这次打得不好以后就不打了”那个想法更多的是出于现实的考虑,因为你第一次去是得到了全额赞助。
Paulo: 是这个意思。
James: 我猜后来结果不错。你一直在赢,然后就可以自费参加越来越多的比赛。
Paulo: 是的,而且这对我来说也很重要,因为那个时候PTQ是不给你报销机票的。如果你拿到资格,去参加专业赛,官方会给你500美金的出场费。如果你放弃资格,或者拿个亚军,他们就给你两盒牌。更多的时候,我们那儿的牌手就要盒子了,因为500美金实在是不够。单纯一个机票就是两倍的钱。而且美元在巴西很值钱。巴西算不上贫困国家,但是哪怕是现在,一美金也可以换3.5雷亚尔(巴西货币)。有些东西,如果你用美元买,价格还会贵很多。
James: 是这样。
Paulo: 当然了,美元花起来贵,那我赢来的美金也显得值钱。
James: 有没有一个特定的时刻,使你突然感觉“好,我觉得自己为万智牌的付出已经超过爱好的级别了。它的地位已经不仅限于周末娱乐活动了”?是打那次专业赛的时候么,还是在那之前?
Paulo: 我其实没觉得有某个特定的时刻要我认真思考这件事并做出选择。因为我很小就开始打牌,万智在我的生命里占据了太多,一切都自然而然地发生了。在我需要找工作之前,打牌就已经成为了我的工作。所以我不需要决定是否做一名职业牌手。那时候我还是个学生,我不是必须得找个谋生的工作,所以就打牌赚点钱。后来我到了需要考虑谋生的年龄,得找个工作了——而我已经有了。我想我从来没仔细考虑过,我只是做了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而我喜欢的事情碰巧可以成为职业。我没有为了打牌而放弃正常生活,我还是正常地学习,考大学,之类的。一切都顺理成章,我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也不需要为之牺牲什么,这就够了。
James: 没错。但我还是想问一句,为什么是万智牌?因为你给我留下的印象是一个有很多不同的兴趣爱好的人。所以为什么在众多爱好之中选择了万智牌呢?
Paulo: 嗯,万智牌是我第一款认真玩的游戏,因此我也觉得这是我最擅长的游戏。我也玩过其他游戏,有些感觉玩的还不错,但和万智不一样。我想我是真的玩出了万智牌的门道。就好比你刚找工作的时候是个实习生,然后不断进步,最后做到经理。万智牌对我来说,就好比是在不知不觉中度过了实习的阶段,所以这就是我应当从事的职业。我当时年纪很小,很自然地提前开始了自己的万智生涯。我发展其他兴趣的时候年纪要大得多了,所以在那个领域我还要先实习,而于此同时,在万智牌的领域我已经做到合伙人那个级别了。所以,万智牌作为我的第一款游戏,使我习惯了打牌的生活方式,使我习惯了取得那样的成绩——这也使我很难转去其他游戏。如果要转去其他游戏的话,我还要从头打起,那时候我就不会拥有自己在万智圈的名气、成就和实力。而且如果我已经很擅长某个项目的话,就不太想重新走一遍从头学习的流程了。我开始玩万智牌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需要从实习开始艰难进步,但现在我意识到这一点了。我说明白了吗?
James:  懂了。你在万智牌的领域花费了很多精力来升级,而当你知道无论做什么都必须经过这一阶段之后,就很难在一个新的领域从实习生开始重新学习一遍了,我这么说对吗?
Paulo: 是这个意思。就好比你是一位水平很高的医生,开了家诊所,有充足的经验和资源。但同时你也可以去做一名律师,那也是你喜欢的职业。但是想成为律师的话,你就得去律师事务所里从实习生干起。实习生要做到律师的程度需要十年。而你已经是一位医生了,所以就不愿意转行。即使你的确喜欢研习法律,你也不会去尝试成为律师,因为你已经有不错的工作了,没那个必要。
James: 是这个道理。话虽如此,我也很好奇在你的职业牌手生涯里有没有那么一段儿时间,你怀疑自己是否应该继续打万智牌?你有过这样的想法吗?
Paulo: 有的,大约三年前的时候,那段时间我的确发挥很差。在那之前我已经做了六到八年的白金级牌手,或者是同等的资质,总之是万智牌里面牌手的最高等级。但是下一年我就掉到了银级,然后再下一年我还在银级。从白金级掉到银级真的挺难的,因为所有比赛你都有资格参加,最差也应该能保个金级。只有成绩非常非常差才会掉到银级,但我的确掉下去了。
James: 嗯。
Paulo:  然后我就想,嗯,可能万智牌不是我应该从事的职业。我或许应该试着做些别的事情。又或许我已经不会打牌了,或者会打牌也打不出好成绩了。不太可能连续两年的运气都太差,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这些想法产生了某种恶性循环,就是说当我某一段时间运气不行的时候,我就会很沮丧地想,“哎,亏我还刻苦练牌。但是我怎么练也赢不了。连水平比我差的人都赢不了,那我还何必练牌呢?还不如和那些人一样不做准备直接打比赛,然后祈祷自己运气更好就行了。”但这样想的话自己的水平就会变差,所以我输得会更多。最后就像滚雪球一样,我的成绩越来越差,但我又不去练牌,因为我觉得练牌也不会改善我的成绩。所以我就不再练牌了,然后成绩越来越差。这两年结束的时候,我想我或许不该做万智牌的职业牌手。但在那之后,我成绩又开始转好了。
James: 那你后来是怎么又把成绩变好的?你也说了,因为糟糕的运气,你练牌也少了,走进了恶性循环。最后你是如何打破困境的?
Paulo: 我感觉是与之前相反的情况:我运气变好了。之后的一场比赛里我运气不错,最后成绩也很好。那是布鲁塞尔专业赛,我操控一套艾斯波套牌打进了十六强。我觉得我打得还可以,但是也没有做到最好。而在那之后没多久,我又卷了一个GP。所以我感觉帮助我摆脱坏运气带来的恶性循环的正是好运气。但这些好运让我知道,我有多喜欢胜利。两年以来,我基本上一直在面临失败。那时候我只感觉:“输的感觉实在是糟透了,我不想再输了。”但是在那之后,好运使我意识到自己在打出好成绩的时候有多开心。这使我相信自己的努力是有回报的,因为当我打出好成绩的时候真的很开心。
James: 所以,你认为输的多赢的少就可以叫做失败。
Paulo:【笑】也不是必须输多赢少。大体上一直在输就是失败。我对失败其实是有一定思想准备的,因为我知道万智牌的确受运气因素影响,而且我也不是最强的牌手。我也会犯包,所以我不期待自己赢下每一场比赛。但是根据我事前准备情况和自身的水平,我也会期待自己在某些比赛中取得好成绩。所以,我有个缓冲。比如,去年我的成绩就非常好。如果接下来几个月我成绩变差的话,我不会感到多难过,因为我只会觉得:“嘿,有输有赢才是我的平均水平。比赛成绩有好有坏是正常的。”但是那两年之后,我失去了缓冲的能力,那时候我每次都会想:“这次总该我赢了吧?”但每次还是输,永无止境的失败。这就是我认为当时自己很失败的原因。因为我一直在输,就没赢过。当然最近我又赢得很多,所以即使以后我又开始输的话——我相信这迟早会发生,我相信自己可以缓冲好自己的情绪。
James: 所以你还是期待着从中获得快乐,或者说至少在这两种状态之间找到一种平衡。
Paulo: 对,所以这种程度的挫折我还能承受得住,可这种状态要是持续一年,那我心态大概也要崩了。
James:  所以当你遇到接连的失败,确实曾经想过退坑的事?
Paulo: 嗯,是这样,我确实想过去做别的事。有时候你会观察身边的人,看他们是个什么状态。我认为在万智牌这个领域里存在着“天花板效应”,你只能达到这么一个高度。在万智牌上,我还没认识到那个上限在哪;但如果说到其他的很多事情,我已经认识到了。就拿开公司来说吧,如果我是总裁,那实际上就没有继续上升的空间了。实际上,我周围的很多人,都是在“更上一层楼”和“干点别的事吧”这两种状态之间摇摆。举例来说,我也见过很多人参加炉石之类的奖金更高的比赛。他们开直播能有三万人看,而我开直播就只有三百人看。所以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是不是该干点别的事了。也许我也该找个正经工作,一步步晋升,最终变成个有钱人;或者我也应该尝试下炉石之类的能给我带来全新机遇的新游戏。可后来我意识到,我爱万智是因为它让我很自由,没有什么工作能给我这种感觉,我活成了自己想成为的那种人。我希望在万智这个圈子里能冲击更好的成绩,我也能保证自己充裕的生活——即便这样,我仍然可以自由地做我想做的事。我想练牌的时候就练牌,我想玩LOL的话可以一口气玩上十个小时,或者看上十个小时电视,再或者什么都不做,放空自我。我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每周固定写一篇文章,然后准备专业赛。我觉得每天需要按时上班的人是不可能有机会享受这种奢侈生活的。哪怕对于 Soren Bjerg这种每次直播都有上万人观看的职业LOL选手来说,这种生活都是不可能的。他确实超级有钱,我也确实想做个有钱人;但是,我真的想和他那样一天直播十个小时吗?我才不要。所以我对自己职业万智玩家的这种生活状态非常满意。可是在输得很多的那两年,我想的是:“哇,Bjerg真有钱,我这辈子都不可能赚那么多钱”。那时候我可苦恼了。但那时候我不知道他工作有多辛苦,我并不想像他那样。现在我觉得自己和万智牌是一种“和平共处”的状态,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面,这种生活也会有缺点,但是它的优点我很喜欢,这就是我希望的生活状态,别的工作都不会带给我这种感受。
James: 的确是这样的,你不会感觉到有一种责任,好像是“我必须得面对三万人做直播”。这种生活应该是很轻松随性的。就像你说的那样,你可以自由支配自己的时间,打十小时游戏,或者哪怕十个小时什么活都不干。
Paulo: 对,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去做的事,跟任何一个需要上班工作的人比,我都自由太多了。
James: 我能不能理解成:你对成为亿万富翁这种事不是很在意?或者说相比于变得很有钱,你觉得自由更重要,或者说压力比较小更重要?
Paulo: 对,可以这样说。我现在是这么想的,但之前我没有抱着这种态度,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曾经想过退坑。我当时觉得,自己舍弃掉的那些东西,也就是机会成本,价值要高于我获得的东西。但是现在,可以说我认为自由比金钱重要得多。
James: 拥有自由意味着你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据我所知,你也在玩其他游戏,能不能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除了打牌之外你最近在做的其他事情?
Paulo: 我玩的东西挺多,大部分纯粹为了乐趣。我常打LOL,而且也常看比赛。实际上,我看的比打的多,但我真的喜欢LOL,即便我玩得不那么好。另外我还喜欢玩些单机游戏,比如《博德之门2》和《英雄无敌3:死亡阴影》,都是老游戏,不过我还在玩,确实挺好玩的。我也打桥牌,桥牌是另外一种牌类游戏。实际上我打桥牌算是半竞技性的,我曾经代表巴西去参加世界青年桥牌锦标赛,不过那是我参加的唯一一次大型赛事。我不会拿打桥牌当做我的职业,纯粹是因为好玩,只是刚好有机会去参加那次比赛而已。基本上每周我都会去桥牌俱乐部玩一玩。
James: 你好像经常打桥牌,为什么你会觉得自己永远不可能做职业选手?
Paulo: 嗯,我只是觉得,自己本来有可能在桥牌上投入很多精力,但其实不行,因为我在打万智牌。不是说我不想做一个桥牌专业选手,只是对我而言,我不可能同时做万智牌和桥牌两个领域的职业玩家,我已经是占了一样了,所以没有理由让自己做出改变。那些桥牌选手都已经打了很长时间了,有些人已经打了五十多年比赛了;我要投入很多,非常非常努力才能和他们表现一样棒。
James: 有道理。那你是怎么开始打桥牌的?
Paulo: 我妈妈的一个朋友玩桥牌,她知道我喜欢卡牌游戏,所以把桥牌推荐给了我。我去看了一场比赛,上了些课,做了些研究,之后就开始玩了。从那时候我开始去桥牌俱乐部玩,不过那时候我的年龄已经相对而言不小了,差不多从7年前开始的吧。
James: 桥牌和万智之间有什么相似之处吗?
Paulo: 只是某些方面吧。和万智相比桥牌非常不同,因为在万智里,你依靠的是不完备的信息,比如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掏会是什么,所以你不可能做好万全准备。而在桥牌里,一副牌里所有的52张牌都在场上;你不知道谁有什么牌,但是你知道它们都在那儿。你可以知道所有的可能性,所有的牌都在那儿摆着,没有人会因为什么意想不到的东西而让你吃一惊。另外桥牌需要合作,你要和你的搭档一起玩。这一点区别就很大了,你一定要去思考,你对面的搭档想通过操作告诉你什么信息。但也有些东西是相似的,比如,有人提出桥牌的“节奏”概念时,人们会说,“哦,如果你这么玩,你会亏节奏”。我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我已经明白你想要向我传达什么了,而我周围的人都还没明白,因为他们没接触过这个术语。诸如此类还有很多,比如搏几率,比如对冲风险等等。然后还有,什么时候你该采取激进的打法,什么时候你该用防御性的打法。另外还有从对手的行为中去抿出一些信息。这都是你在万智里用到的概念,可能不完全一样,但是很相似。
James: 那么桥牌是更多依赖你的技巧,还是也有运气和变数这些因素?
Paulo: 完全是靠技术。我简单给你说下桥牌怎么玩。两个队比赛,每个队伍有四个人,分别是A、B、C、D和甲、乙、丙、丁。每个队的四人分为两组,面对面两人为一组。第一桌,A和B分别坐在南边和北边;甲和乙则分别坐在东边和西边。在第二桌,丙和丁坐在南边和北边,C和D分别坐东西两边,相当于两队互换了位置。你不需要洗牌,而是打完之后,把自己的牌装起来,传给下一桌,他们会用你的牌再打一场。不过,另一个队伍里的人拿到的是我的牌,而我们队会拿到那个队的牌。我们的目标是总得分比另外一个队伍更高,所以这里面没什么运气成分。比如说我手里有很多大牌,我会用这些牌赢下我这一场。但是,然后我会把这些牌传到另一桌,这些大牌就归对手所有了。他们的手牌和你的完全一样,所以你需要用他们的牌打得比他们还好。从这方面来说,桥牌是一个没有运气成分的游戏。唯一和运气相关的就是,有时候你打错了,但是也会赢。比如说吧,采取某一种打法,你只有20%的取胜可能性,但在那个特定的手牌条件下,采用这种策略正好是可行的,结果你就赢了。而在另外一桌上,你的对手采取的策略有80%的取胜可能性,但是在那个特定场景下恰好没成功。所以有时候你打得很烂但也会赢。
James: 懂了。
Paulo: 不过总的来说,桥牌还是主要依靠技术,而且在比赛里你们要打很多副牌,所以获胜的总是牌技更高的队伍。
James: 嗯,听起来还挺好玩。我也玩过,不过我没参加过比赛,我只是个纯休闲玩家。我玩的时候不是像你说的那样,还两桌换牌打,不过听着是挺考验技术的。
Paulo: 对,我觉得这是桥牌里最有意思的。
James:【笑】万智牌也有团队赛,所以你觉得有什么东西可以引申到桥牌里,或者反过来从桥牌引申到万智牌里?
Paulo: 没有。对于万智牌而言,那种团队赛不算正经的团队作战,大家还是各玩各的,这和桥牌区别很大。
James: 嗯。
Paulo: 当然万智也有双头巨人赛,但是你们是同时做出决定的,而不是像桥牌那样每个人各自做出决定。桥牌中你不能和你的队友交流,所以我觉得这俩没什么相似点。
James: 你好像在桥牌上真是花了不少时间,未来一段时间你还会接着打吗?
Paulo: 是啊,我很喜欢玩,所以没什么理由会放下它。
James: 我想知道,在桥牌上支撑你继续前进的是你收获的快乐,还是你对于比赛有了什么目标 。
Paulo:  我也说不清。对于我来说肯定是追求快乐,我没什么目标。很显然,我希望做得更好,但现在而言,只是为了开心。如果我想的话,我可以投入更多时间和精力,但现在的话我还不想那么拼。所以,算是为了乐趣吧。这就和我打LOL一样。
James: 那么万智牌呢?一年内达到什么,五年后达到什么,你有目标吗?
Paulo: 主要有两个。首要目标肯定是继续参加职业比赛,或者说保住白金级。我不知道以后赛事的组织会怎么变化,但我希望自己能够去参加各种比赛,靠打牌谋生。那样我依然可以做我想做的事,而不必去想:“我没钱了,这件事不能做了”。这就是重点,我可以随心所欲去做事,可以自己去参加比赛,可以自给自足,这就是我的目标,也就是不用花钱玩万智牌。打牌能支持我打牌本身,也能让我正常生活下去。
James: 明白。
Paulo: 次要的目标是……

(未完待续)
欢迎扫码订阅枕妞臂微信公众号(单击图片放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万智烽火论坛 ( 皖ICP备17002980号-1 )

GMT+8, 2019-1-18 07:02 , Processed in 0.07887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