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TheMeditators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353|回复: 1

万智大师访谈录-201702-Caleb Durward

[复制链接]

160

主题

648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妞儿,笑笑,乖

Rank: 8Rank: 8

积分
14117
发表于 2017-7-31 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枕妞臂 于 2017-8-2 00:19 编辑

Caleb Durward是何许人也?
  •      万智牌职业玩家、网络播主;
  •      火球(Channel Fireball)团队写手、主播;
  •      套牌设计大师:


  •      薪传:蓝绿生存、红蓝画家石碾、蓝黑泰兹瑞、混蓝动物园;
  •      近代:红蓝双身;
  •      标准:白蓝净钢武士、红绿黄蜂巢;





James:        你好啊,Caleb。
Caleb:        你好,James。
James:        这周过得还不错吗?
Caleb:        还挺有意思的。刚刚从哥伦布大奖赛(2016年7月,薪传赛制)回来。周一……基本上在休息,很放松。昨天晚上跟朋友约了一下,也过得不错,很放松。今天开始又钻研起套牌,开始写一篇关于偷袭(Sneak & Show)备牌放寺院明师的文章,我在哥伦布玩的就是这套牌,还是挺有意思的。这一周就是这样吧。
James:        在哥伦布打得好吗?
Caleb:        打得非常开心。在这之前,我已经忘了自己有多么想念竞技向的薪传赛了。在MO联赛里打薪传总是觉得不解渴,因为相比于近代赛制,等待配对花的时间很长。做视频直播的话,近代乐趣会更多一些,所以我打这个赛制的时间会更多。但是就实体的竞技向游戏而言,薪传赛简直是太好玩了。薪传赛制的玩家群体,或者说永久赛制的玩家群体,甚至于包括部分近代玩家群体,相对来说更成熟、更让我喜欢。因为这些赛制的门槛相对来说高一些,所以我觉得,比起玩别的赛制的人来说,玩这些赛制的人更加珍惜万智牌这个游戏。或许这只是我个人的片面看法,不过在我打薪传赛的过程中,我的这种体会非常深。还有就是,能见到平时周末见不到的那些老朋友。我过去参加过好多公开赛、PTQ之类的比赛,基本上每周都会遇到那些人。如今我只能在大奖赛周末见到他们了。而如果有薪传大奖赛,我的这些朋友仿佛一夜之间全都从地里冒出来了,真是太开心了。
James:        这简直太棒了。我觉得哥伦布这块地方应该对你来说有些特别的意义是吧?因为这是你当年拿着蓝绿生存套牌打天下的地方,是吧?
Caleb:        对,但是当年那个周末不能说令人很开心。打比赛当然是最重要的部分,但就这样还是出了一些状况。那次比赛发生了“Wescoe争端”。我当时目睹了这场比赛,是Drew Levin对Craig Wescoe。在那个场景下,是Drew在比赛里先叫了裁判,说Craig Wescoe有什么问题。后来,在对局结束的时候,Drew站起来说了一句“我跟我朋友打赌,怎么怎么样”之类的话。他说的朋友是Alex Bertoncini,这人是一个名声很差的作弊玩家。当时这俩人是一起过去参加比赛的。时间过去挺久了,当时Drew说的大概是:“我跟我朋友打赌,50比1,我肯定能在这次比赛里进八强,现在我做到了!”围观群众就笑,因为他是在跟围观群众瞎逗。Craig Wescoe认为这种行为没有运动家精神,在赛场里不应该有这种行为,之类的;而且他想起来之前Drew因为一点事情就叫裁判说自己有问题,所以就很火,意思就是要报这一箭之仇。于是他就叫裁判了,然后就开始了长达两个小时的调查……
James:        两个小时?天哪。
Caleb:        对。当时是我第一次打进大型比赛的八强。我之前参加过大奖赛,基本上那几年总共才参加过两三次吧。我生活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偏僻地方,虽然我很想,但是的确没有多少机会参加大比赛。所以我在那段很长的时间里都没有对万智牌做过精心的研究。而如今,经过了15轮的比拼,我也终于迎来了大赛的八强,但是在此之前却要等上两个小时。
James:        天哪,太糟糕了。
Caleb:        第二件事是,当天早上,和我同去的一个人朝我吼,我当时没有处理得太好。这可能是我自己的问题吧。我就是……怎么说呢,不太喜欢别人朝我吼,可能多数人都受不了吧。
James:        是啊,不过他为什么要对着你吼呢?
Caleb:        我们当时打了一个很奇怪的赌。以前我搭过顺风车,我很清楚这没有什么法律问题,但那个人就一直以为搭顺风车横穿美国是违法行为——其实哪有这回事【笑】。我就给他找了相关的规定,他看了以后还不承认,觉得我是个傻帽儿。说到那个人,他叫Stasch Kuras,是万智牌历史上另一种败类的代表。他是MTG Chicago的店长。我之前根本不认识这个人,只不过我刚搬到芝加哥的时候,这家店离我近,他是店长而已。我在店里是个新来的人,去店里的时候正好遇到他,然后就发现这个人品行简直是差。他不给员工发工资,在牌价上骗人,反正做了好多恶心事。关于这个Stasch有很多蹊跷的故事。当时他已经被禁赛了,原因是在之前的比赛里抄起椅子砸别人……【笑】
James:        【笑】听起来像散打比赛。
Caleb:        是啊,听起来就是一团糟。
James:        现在聊起这些,我还都有点印象,因为那时候很关注薪传赛的动向,听说了Drew这件事,还有发生在牌店里的事。现在想想,这些事都已经过了多久了?六年了?但是好像感觉没有那么长时间似的。不知道你是不是感觉过了很久。
Caleb:        对我来说仿佛过了很久,但是那场比赛从很多个方面都给我留下了太深的印象。那次比赛里还发生了一件事,Tomoharu Saito(斋藤友晴)和Jason Ford最后一轮比赛,两个人在争夺一个八强资格。当然了,你作为一个比赛旁观者,不可能钻到对局者脑子里,了解他在想什么。但是斋藤表现得极其小心,自己回合用半分钟,还要在对手回合耗半分钟。Jason其实并没有做什么,是吧?他就是到自己回合,抓牌,心灵塑师杰斯加豆,过。他手里攥着一把去除咒语,场上还有一堆变人地和荒原。斋藤是没有任何机会的,但是他做了什么呢?数Jason的备牌,看Jason的坟墓场,看自己的坟墓场,拿起大杰斯读牌面,放下,拿起来再读一遍……每个回合他都要耗掉半分钟以上,而Jason呢,只是杰斯加豆,让过。最后斋藤成功地把比赛拖平了,当时的情况是还有六分钟结束,而场面上只有Jason在给杰斯加豆,别的什么都没发生。Jason并没有叫裁判反映对手拖延比赛,因为当时的确有一个裁判在旁边——但是这个裁判在这桌旁边打瞌睡!每次Jason受不了,想对裁判说“嘿,你应该做点什么”——这种苗头出现的一瞬间,斋藤就……
James:        回到正常比赛节奏?
Caleb:        就让过回合。所以事后围绕着这场比赛有很多争议的声音,我觉得也就是这些声音促使之后的比赛里斋藤由于拖延时间而被禁赛。我也说不上来他具体是哪场比赛犯的事儿,我倒是很想找来看看。我只能说说他对Jason Ford那场,因为当时我在场。
James:        反正我听起来这是很典型的拖延比赛。
Caleb:        我当时感觉下这个结论毫无问题,其他旁观者也认为是这样。但是斋藤那场比赛没有被禁赛,而且在对手没有向裁判申诉的情况下,他可能确实也不会被禁赛。这种事情很模糊,你说呢?
James:        对,确实是这样。
Caleb:        我又不是裁判,我也没打算考裁判,所以对这种事没法给出一个清晰的结论。反正就是个挺有意思的故事吧。
James:        这么说来,那场大奖赛确实很有历史意义,居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咱们还是把话题拉回来。我想聊聊你自己。假设说你走在大街上,迎面过来一个万智牌玩家……我看见你了,但是我不认识你,你会怎么向我介绍你自己呢?你是谁?做过什么?
Caleb:        就是随便一个万智玩家吗?
James:        对,假设他不认识你。
Caleb:        那我觉得也挺好的。其实有一次,我住的地方附近,就办了一场售前现开赛,那地方没人认识我。我感觉很不错。我去打午夜现开,可以踏踏实实地坐下玩牌。我也不知道,反正感觉很舒服。就是一种纯粹玩牌带来的舒适感,你懂吧?你别误解,我很喜欢那种人们走过来说“我喜欢的写的文章”、“我喜欢看你直播”的感觉。我特别喜欢这些人,这些会看我视频的人都是真正了解我的人。他们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音乐,他们知道我也是个人,知道我打牌也有包,有时候打得也很差。这种感觉很好,但是回到原始的状态,玩纯粹的万智牌,也很让我开心。我不会向大街上随便一个玩家显摆我是谁。
James:        【笑】我懂,我换个问法吧。
Caleb:        【笑】行啊。
James:        假设说你现在需要向我介绍一下自己在万智牌领域都做过什么。假设说我不清楚过去几年里你做过哪些事情。怎么才能说清楚你在这个领域里获得过什么成就呢?
Caleb:        我的成就吗?我在这几年里确实影响过各式各样的套牌。有几大类薪传套牌是我开创的,这些牌如今还在不断发展中。MO的Legacy Gauntlet上最近还出现了一套画家石碾,那是一套红蓝画家,原型是我设计的。当初我很想设计一套特别像特选(Vintage)的薪传套牌,所以我就用了大量在特选赛制里被限用的牌,就像是一套混了画家石碾组合技的特选套牌。这几年我还对很多其他套牌的构组方式产生了影响,比如说薪传赛里的铁木尔掘密师,就曾经有关于用不用阻抑的争论。我是主张用阻抑的。当然我也曾经做过一些比较差的选择。比如说有段时间我把主牌的塔莫耶夫减少成三个,那个位置给了腐食流浆,而且我用那套牌打进了大奖赛的八强。一时间所有人都抄我的牌表,我在对手的套牌里总能看见腐食流浆。
James:        是啊。
Caleb:        然后我就想:“我勒个去,我都干了些什么事啊!”【笑】。这套牌一共只有三个能产绿色的地。有时候流浆确实还不错,但是对于这套牌来说依然不是太好。只有当你的对手用迅咒法师的时候,你才会很想念这张牌。在那种场景下确实好用,但是其他大多数对局里如同狗屎。
James:        【笑】确实很逗,因为我也记得那时候人人都会放腐食流浆,而且居然有人感觉他们不再需要一组四张塔莫耶夫了,于是就会卖掉一两张。你也知道,薪传赛的套牌有很强的轮转性。之后不久,大家就都用回塔莫耶夫,然后那些卖掉的人就会……怎么说呢,“我没法在薪传或者近代里用耶夫了,因为我卖了。”
Caleb:        是啊,不过,哪怕你卖了,过段时间以后还是可以买回来,是吧?万智牌就是这样子。你说薪传赛的套牌有很强的轮转性,说得非常好。当时我也觉得塔莫耶夫可能不是特别好。当时两套主流套牌,除了铁木尔掘密师,就是Maverick。在后者里边塔莫耶夫也没什么用,因为那套牌里有符文之母,还有体形更大的圣物骑士,以及化剑为犁,所以耶夫基本上不会和对手做的事情产生什么互动。当时环境里还有艾斯波剑控,耶夫依然不是太好,因为对手是个迅咒加化剑的套牌。你打赢这个对局靠的是伶俐猫鼬,所以当然就有理由削减耶夫的数量。我记得我在那时候的比赛里也用过迅咒法师,实际上迅咒在有些对局里表现得还相当出色。但是在最近——很难说是最近吧,反正是近一两年,星城的薪传邀请赛里还有人用铁木尔掘密师进前八,主牌配置是两个耶夫两个薇安留聚群。我觉得很有意思,因为这个发展过程可能和原先类似,也就是塔莫耶夫在环境里不那么厉害了,而且铁木尔掘密师的内战现在基本上也见不到了。我可以选些别的功能性更强的牌,而不是用个傻大黑粗。
James:        对,你正好提醒我,我的好朋友Jonathan Alexander,也就是MTGThesource上的Jona。他刚刚在布拉格大奖赛(2016年6月,薪传赛制)上获得了第24名,用的就是两个塔莫耶夫的铁木尔掘密师。
Caleb:        那他空出来的位置放了什么?
James:        他主牌放了一个冬之球,还放了一个反击咒语
Caleb:        所以他并没有用其他的威胁单卡来替代耶夫,有点意思。
James:        他觉得10个生物已经够了。
Caleb:        可能是吧,我能读出背后的逻辑。
James:        确实很值得探讨。他在备牌里混了一丁点儿黑色,为了放痛苦真相。这种组法我觉得不怎么样,但是他打起来效果还可以。他在MO上打这套牌,成绩很好,所以他就用了这套牌去打大奖赛,而没有用他平时玩的风暴套牌。他觉得用这套牌成绩会不错,结果也如他所料【笑】。所以说呢,你刚才提到塔莫耶夫让我想起了这件事。他就用了两张耶夫然后效果确实还可以。
Caleb:        嗯。我对组件类型数量的看法是,威胁至少还是要有12个。我喜欢这样做的原因在于,如果在某个对局里,某种威胁失去了效力,那就把它拿下。你可以放两张,或者完全不放。比如说,如果你的对手是风暴,那么伶俐猫鼬基本算不上威胁,站在场上没有压力——它就是个1费的1/1而已。【笑】
James:        是的。
Caleb:        你需要掘密师,你也需要一个耶夫,去帮你把对手的生命打光。所以说换下两个猫鼬是可以考虑的。或者,就像我刚才说过的,如果你的对手是Maverick,那么你套牌里有塔莫耶夫也是有些作用的。
James:        你目前住在哪儿?是芝加哥吗?
Caleb:        我现在住在麦迪逊。我在威斯康星州北部长大,这就是个鸟不拉屎的穷乡僻壤。我曾经打过一场离我最近的FNM,开了两个小时的车。不过那是个薪传赛制的FNM,我玩得还挺开心的。
James:        真不错。
Caleb:        不过我只能是一两个月才去打一次。我大学毕业之后,曾经在芝加哥生活过几年。之后我去圣路易斯待了一年,然后就是麦迪逊,我在麦迪逊生活了几年了。
James:        你从小就玩一些游戏吗?
Caleb:        对,我老爸是搞计算机的,我们家里有一台电脑,那时候别人家里都还没有。我玩了好多DOS平台上的游戏,那段回忆真是有趣。我还有一台别人给我的雅达利(Atari,电玩主机),我玩得特别次。
James:        你还记得你最喜欢玩的PC游戏或者雅达利游戏是什么吗?
Caleb:        哦,银河私掠者(Privateer)还不错。
James:        嗯。
Caleb:        我当年玩了好长时间银河私掠者。雅达利的话……我特别喜欢水晶城堡(Crystal Castles),因为,怎么说呢,里边操作细节特别多吧。它的模式和超级玛丽有点像,但是是在一个3D的平台上。你可以进入到各种不同的方向里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它的游戏速度也比同类的其它游戏要快。玩起来很紧张刺激,我很喜欢。
James:        有没有兄弟姐妹或者朋友和你一起玩呢?
Caleb:        哇,没有。【笑】
James:        【笑】为什么要“哇”一下呢?这个问题很敏感吗?
Caleb:        “有没有兄弟姐妹或者朋友和你一起玩呢?估计没有吧。”听起来好像是我从来就没有小伙伴,这个问题很成功!【笑】
James:        【笑】没有没有,抱歉。
Caleb:        不存在的。
James:        因为我也玩过很多单人类型的游戏,比如说文明(Civilization)、幽浮(X-Com)、铁翼司令(Wing Commander)之类的。我是个老年人了,所以这些游戏都玩过,还有国王密使(King’s Quest)什么的。我喜欢单机版的游戏。所以别误解我的问题。
Caleb:        不会,不会。反正我的回答就是那样。不过呢,我确实也喜欢单机游戏,那时候最喜欢的有博德之门(Baldur’s Gate)和魔法门6代(Might and Magic VI)。
James:        那你是怎么开始玩万智牌的?
Caleb:        我十岁的时候看别人玩过。那些人不是我的朋友,不过当时我想和他们成为朋友。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一直都不是太受别人喜欢,但是我读过很多奇幻小说。我特别喜欢阅读,然后就发现这些卡片里有龙,别人还拿着玩。我觉得这应该是一个我能玩的游戏,而且能让别人接纳我。结果就是我确实被别人接纳了,真是很不错。
James:        所以就是,你看到一群人在玩万智牌,然后你就加入了这群人。
Caleb:        是在学校里。
James:        嗯,好。
Caleb:        基本上就是这样。我还能想起我第一包开的牌,那是一个五版的补充包,第一张牌是毒疹。当时我对这个游戏还没有任何概念,所以就试图搞清楚怎么玩,我读了读牌面:“你失去三分之一的生命……啊??”
James:        【笑】怎么会有人这么做?
Caleb:        是啊,谁会去做这样的事呢?我完全不能理解,好吧?所以我就用这张牌换了一些可爱的小蜥蜴之类的,因为当时我还不懂稀有度这回事。
James:        那么你还能不能记得,在你刚开始玩的时候,有什么你很喜欢的套牌或者单卡吗?
Caleb:        我记得自己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万智牌。我一直希望能玩得越来越出色。我最开始去店里打比赛的时候,老玩家们都能轻松虐我,我就向他们请教,因为我想变得更好。我还记得店主是Alex Bueller,我们俩至今还有联系。我曾经问他:“万智牌里最厉害的是哪一张?”他说是意志之力。我又问他哪套牌最厉害,他说是捐赠套牌。我当时也不懂从哪找牌表看,所以就上网,用自己打工挣来的一点钱买了一组意志之力。每张大概20美金吧。然后又买了一组幻象和一组捐赠。我就把这些东西揉进了一套牌里,而那套牌的底子是我平时玩的那些垃圾单卡。
James:        【笑】比如小蜥蜴什么的?
Caleb:        是啊!我感觉自己是组了一套蓝黑色的控制套牌,包括无面屠夫无辜之血什么的,就是平时我在饭桌上随便玩的那些牌。但其实这些东西并不搭。
James:        我特别感兴趣的反倒是他给你的答案。你问了他一个很空泛的问题:“万智牌里最厉害的是哪一张?”而他给你的回答“意志之力最厉害”是一个完全脱离了环境的答案。
Caleb:        完全是脱离环境。这个答案是可以说完全正确,或者说没有太大的问题。
James:        也是。
Caleb:        从道理上来说,他回答的没什么问题,但不是我真正想要的。但是他当时恐怕没法理解我到底想要做什么,我是想更进一步而已。我感觉,我走上万智牌提高的正轨,是从我在网上打牌和看专业赛的战报开始。
James:        那是在什么时候?是你上了大学之后吗?
Caleb:        不是。印象里,我第一次看专业赛,解说是Brian Kibler。我还能记起来决赛的一些情况,一边是Daniel Zink,对手是谁我想不起来了。他们俩当时打的是余韵套牌的镜像,解说员非常详细地解释了两个人备牌局的策略。“其中一个人会换进阻抑,因为它能够……这边这个牌手有个找地地……”反正他当时把所有的细节都讲解清楚了。“其中一个人备牌里有生物,他应该会换进来,期待对手会换下去一些去除……”之类的。我就被吸引住了,完完全全被吸引住了。我把这些视频都下载下来,当时看视频就是这样子,还没有流媒体,所以就下载视频文件,一边看着,一边挂机下另一段。这场余韵的镜像战打了好长时间,解说员话里话外都有点抱怨,但是我全看完了,那确实是我想看到的东西。
James:        所以那是你第一次去消化这么大量的万智牌内容,也是你第一次感觉沉浸在万智牌里。
Caleb:        对。然后我就认识了一个朋友,他比我小一岁,但是他接受过一些实力很强的老玩家的指点。他当时的水平和我差不多。我和他一起,拿着一大堆牌随便打,也不分什么赛制。还是挺有乐趣的。
James:        他现在还打牌吗?
Caleb:        他在我15岁的时候去世了,在苏必利尔湖里淹死了。
James:        天哪,听起来好惨。
Caleb:        怎么惨也不如他自己惨。
James:        是的。
Caleb:        说起这些事都已经很有年头了。不过那个夏天,我和他几乎一直都在一起。我们俩基本上平时就是打牌,一个人会睡在另一个人家里,差不多就这样。俩人都是小孩子,你懂的,有每个人小时候都有的那些毛病。然后就是,有一天,我去参加另一个朋友的婚礼。其实我本来不太想去,但是那人一家和我们一家都是好朋友,所以也没有不去的理由。我去了几天,然后回来,然后去牌店。当时的状态就是“马上又要像平时一样,和Bill一起打牌了”。我去问店主Bill在哪儿,因为他的背包在店里,他从来不会把背包忘在什么地方。店主说:“呃……他去世了,他昨天在苏必利尔湖里溺水死了。”我不相信她说的。首先,她说Bill是游泳时候淹死的,但Bill不太会游泳,所以从来没跟我们一起去游泳过。第二,这种玩笑是Bill开得起的,他一向都很爱开玩笑,喜欢逗别人乐。所以我期待着他会突然从哪冒出来,但是一直都没有。
James:        那段时间你是怎么熬过去的?
Caleb:        很难受吧。我生活的那个地方,一直都没有什么平时值得做的、健康的事情。我的很多朋友从很年轻的时候就开始酗酒,恐怕都没到可以喝酒的年龄。
James:        如来如此。
Caleb:        我也有过一小段时间是那种状态。有那么几个月吧,我都是浑浑噩噩的,绝对不是一个健康的生活方式。反正就是过一天算一天那种。
James:        发生了那件事以后,你又继续打牌了吗?
Caleb:        当然了【笑】,难道说我从此退坑不再回来了吗?
James:        我的意思是,你一直都是和这位朋友一起打牌,现在他不在人世了,所以我就思考你会怎么处理。我不是要诱导你说些什么,毕竟我也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情,但是我在想,会不会因为出了这件事,你有一小段时间离开了万智牌。
Caleb:        基本上没有。那时候我已经开始在MO上打牌了。那时候还是O’Gaming,而不是MO,我当时没有钱买MO的牌,所以就只能玩那种。我当时反正可以做的事也不多,我很确定在那段时间里依然在打万智牌。
James:        你们俩那时候已经开始参加比赛了吗?你参加的第一场认证比赛是在什么时候?
Caleb:        我们俩人吗?开始了。我们当时参加的是菜鸟超级联赛,可有意思了【笑】。我还记得第二场比赛,我肯定是被这家伙给狂骗了一场,我当时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James:        是吗?【笑】
Caleb:        嗯,当时我13血还是14血,这家伙用不朽巨龙循环找一张平原,他抄起牌库,拿了一张牌,牌面朝下放在自己的手牌里了。他当时没有展示这张所谓的平原。我就说,“哎,你应该展示这张平原”。他就说:“哎呀,对!抱歉!”然后拿起手牌,从里面找了一张平原给我看,但是那张平原是在手牌的另一边,不是他放进那张牌的一边。然后我们就又打了几个回合,他马上就要被我的生物踢死了,这时候他神奇地用出一张爱若玛的复仇,把我的场面给清了。我觉得就是被这小子骗了。
James:        嗯,所以你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打万智牌比赛了。
Caleb:        我肯定算不上年龄最小的。
James:        嗯,是的。如果我有小孩,而且想和她们玩牌的话,肯定也是想让她们尽快上手。如果她们能喜欢,那就太好了。如果她们喜欢竞技,那也很不错。
Caleb:        是的。
James:        我的意思是,如果她们也喜欢竞技向的万智牌的话。
Caleb:        没错。
James:        那么在你的性格里,是什么元素让你变成一个更好的玩家呢?有什么先天的因素吗?我很想了解这方面,因为我相信咱们每个人都会有一些先天上的优势。我只是想知道,你这种竞技能力是因何而来呢?
Caleb:        我说不好,可能就是一些内在的东西吧。当年的我可能比现在好胜心更强吧。但是,我不知道,我就是很喜欢这种不断进步的感觉。这样才有意思,是吧?
James:        是这样。
Caleb:        我也说不好,竞技游戏就是这样子,不断获得进步,就是你不断进行游戏所获得的奖赏——不仅是万智牌,你玩的所有游戏都是这样。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上瘾。每次你用你的一点点知识优势战胜对手的时候,或者打掉一个关底老大的时候,你就达成了一个刚入手游戏的时候做不到的成就。满足感就是这么来的。
James:        确实是这样。有没有那么一个时刻,让你感觉自己真的成为了一个有竞争力的万智牌手,或者构组大师,或者别的什么身份?
Caleb:        我说不上来。这就是我很喜欢玩的游戏而已,所以我也不知道“成为”这个词用得是不是恰当。这就好像是问一个人:“你什么时候成为了一个看书多的人?”“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喜欢看书而已。”
James:        因为你一直在朝着这个方向去做,是吧?你已经玩这个游戏很长时间了。
Caleb:        要我说呢,恐怕还比不上一些人,但是高于平均值应该没问题吧。我没觉得有那么一个时刻,让我忽然感觉到“从现在开始,我要撸起袖子好好干,玩好这个游戏”。应该是没有过。
James:        【笑】是啊,我之前从来没对万智牌有什么感觉,不过现在我要努力了,要发个大招出来。
Caleb:        对啊,你不会这么想。
James:        那我换个方式问吧。有没有什么时候,让你感觉到“我终于做到了”或者“我的牌力真是提高了,超过了平均水平”?有没有什么事情,或者是从结果上看,或者是从思维过程上看,让你觉得“好,我现在感觉自己正在逐渐超越普通人的水平”?
Caleb:        我觉得大多数的牌手对自己的水平都能有个正确的认识,因为自己的胜率摆在那。自己的胜率是没办法无视的。你可以很努力,但是过程可能会让你很失望。你可能会有点高估自己的水平,觉得自己还不错;但是如果你真想变得更好,你其实没法不考虑自己的胜率,是吧?
James:        当然。你有过这种感觉吗?
Caleb:        可能是几年前我刚搬到芝加哥的时候吧。那时候我还在上大学。我当时觉得自己玩得还不错,但是还没有机会在正式的比赛里证明自己。当时学业还是比较忙。
James:        当时你是在芝加哥当地打牌吗?
Caleb:        芝加哥的环境很有利于提高水平。当地有很多水平比较高的牌店,这些店特别好,比如Hot Sauce Games,MTG Card Market,等等。我认识这些店主,他们人很好。他们基本上每周都会自掏腰包组织比赛。Pastimes Games这家店也在这个地区,所以你总是有能去的地方。有不少人可以换牌,还有其他很多能让你受益的因素。芝加哥这座城市的经济比较集中,所以买牌就很方便,而且也会承接一些大型的比赛,比如星城的系列赛、Midwest Master系列赛、TCG Circuit等等。
James:        也就是说在芝加哥的时候,你有很多时间可以去磨练牌技。
Caleb:        你是说我刚刚搬到芝加哥那段时间吗?
James:        我想搞明白,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频繁参加比赛的。
Caleb:        嗯,好吧。我刚搬过去的时候,以为那有一份工作等着我,临时的吧,让我能生活下去。我和一个大学朋友住在一起,那货是个演员,他本身是英语专业的,是个特好玩的人,不过我们今天先不聊这个。但是,对,我搬过去了,结果证明,我没等到一直在等的那份临时工作,它告吹了。我过去,他们对我说:“哦,我们很抱歉。”我就说那好吧。我的钱够我生活几个月,但是我需要尽快再找一份工作。那段时间正是杂志业刚刚崩溃的时期,所以当我想找个最底层的初级编辑职位时,总有人比我经验更丰富。那些有20多年工作经验的老手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职位,他们有家庭,迫切需要工作养家。那段时间,在我原来研修的这个领域里找工作太难了。那时候我发的简历越来越少,报名参加的万智牌比赛则越来越多。因为,至少我去参加比赛时还能有点钱……不过我也我没赚到很多钱。我会去好好钻研,赚个20刀,或者去现场买卖些单卡赚点小钱之类的。不过这也算是件正经事。之后我去参加了哥伦布大奖赛和其他一些公开赛事 ,成绩还不错。然后就这么开始了……虽然我赚的钱不多,但还是能让自己活下去。
James:        按我理解的话,从你卷比赛开始,你就能赚到一点钱了,这时候你意识到自己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来谋生。
Caleb:        到也说不上是意识到吧,不是有这种意识。反正这就是我的一技之长,我可以用它赚钱,我是真不知道多长时间才会摆脱这种局面。这不是有意为之,而是出自必要。“这就是我现在所能做的,我总要付房租啊”。就是这样。
James:        哦。
Caleb:        我还记得一开始参加比赛的时候,有个周末,我去参加了一场公开赛,还带了几张用不上的牌,如果实在缺钱的话我可以把这几张牌卖掉。我身上带的钱基本上只够交报名费的,这就意味着,如果我进了八强,那天晚上就没饭吃了。因为如果你进了八强,他们会给你支票;但如果你进的是十六强的话,他们会给你现金。最后,我在两天的比赛里都进了十六强。
James:        嗯,很艰难的决定。照你这样说这是背水一战了。那时候在芝加哥,有没有很厉害的牌手会经常和你切磋?
Caleb:        我参加的比赛并不多,在我刚搬过去的时候,我的感受就像是“太棒了!终于来到我可以打牌的地方了!”我查了ELO评级系统,那段时间的顶尖牌手是David Gleicher。我在一场公开赛里遇到了他,我对他很有兴趣,因为我知道他很厉害。事实上,他一直都很厉害,他现在练牌没有以前那么多了,但是依然玩的很棒。我很高兴早早就遇到了他。在我开始参加公开赛的时候,我还早早遇到了Joe Bernal。我们一起参加了很多比赛,我们对彼此几乎了如指掌。他是个很好的朋友。不管从什么角度来看,他都是个很好的人。他们两个人都是优秀的套牌构筑者,在万智牌上都有独到的见解。另外他们还是很有价值的牌手,如果有了什么新想法,你可以和他们测试,把想法丢给他们然后看看有什么样的反馈。我认为,相比于找和你见解相似的人,或者那些经常按成熟套路思考的人——也就是喜欢抄上位牌表的人,找他们这样的人进行测试会更有用。如果你只是想测试套牌的话,那些人可能会有所助益,但如果真正要酝酿一些创意的话,尤其是对于那些需要创新性的赛制来说,我认为有自己的独特思考会更重要。这里我可能说得有失偏颇吧,我也说不清。
James:        不,这个想法很好。你是说,和那些想法与众不同的人合作。你们会分享交流一些好的创意,或者想到对方没想到的。
Caleb:        完全正确。
James:        那是你第一次认真和别人合作构筑套牌,去准备比赛吗?那两个人是Bernal 和 Gleicher?
Caleb:        那是两个很好的例子。也有些例子很糟糕,你认识Michael Pozsgay吗?
James:        不认识。
Caleb:        好吧。他是个道德上……嗯……招人讨厌的人吧,这个说法很好。
James:        【笑】我以为你会用一个更温和的形容词,不过请你继续。
Caleb:        我这样说已经很给面子了。不过,他总是表现得很有魅力,试图去和别人交朋友。我不知道,他是真的想成为我的朋友,还是单纯把“和我一起闲逛”这件事看作提升周围人对他信任感的一种方式。可是,在我初到芝加哥的时候,他给我介绍了很多很多的人,把我介绍给了万智牌的社群,他对我的社交影响真的非常大。否则的话,我不可能认识这么多人,我和其中很多人至今仍是很好的朋友。但是 Pozsgay为了鸡别人而偷抓牌是出了名的。好几次大奖赛里,他都因为额外多抓牌而被判负。有次比赛时,他因为试图向他的对手施压,要求以现金或者什么奇怪的东西作交换,让对手投降,从而被禁赛了。当时我们开玩笑说,这就好像阿尔卡彭因为逃税被抓了一样。每次比赛他都要多抓牌,骗对面的小孩儿,当时我没意识到这些。那时我听说过他名声不太好,而警告我的人里,说话最直截了当的是Sam Black。他没有给我拿出任何铁证,所以我当时很难相信。但是他说过,“Pozsgay不是个好人。”【笑】。他就说了这么一句,所以我并没太上心。后来,我和Pozsgay在打一场PTQ的时候,他放慢了速度,他耍花活的时候经常这么干。当时要是到了我的回合,我就赢了。他法术时机闪电击打我脸,我当时感觉“有点奇怪,不过也没毛病”。结果,就在我低头在本上记录生命值,挪开眼神的时候,他把闪电击又拿回手里了。坐在旁边桌那哥们——我记得叫Stackley——他说:“Pozsgay,把那张闪电击放进坟场。”我当时很吃惊,真的特别特别惊讶。因为他担心我在芝加哥孤身一人,感恩节没人陪我吃饭,节日当天还特地请我和他家人一起共进晚餐。而现在,就为了一场PTQ,他不惜作弊用闪电击打我两次。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办,就那么愣在那儿。我们俩已经不是朋友了,如果你还不知道的话。
James:        你信任他,而他还曾经对你施以援手,所以你当时自然会想,“为什么?就为了一轮PTQ?”
Caleb:        我喜欢把人往好处想。应该说,这是常理吧。
James:        也就是说你那时候有一些朋友了,有些为人很好,有些不太好。那么,在团队合作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经历让你学到了东西?假如我没有朋友,刚刚涉猎万智竞技圈,我该做些什么?
Caleb:        多打牌。那些问我“怎么才能在万智牌里做得更好”的人,他们的问题本身就是错误的。所有的其他工具,都是为了让你成为一名优秀的牌手,那些工具已经摆在那了。所以,你唯一的错误,就是不该来问我“怎么提高打牌水平”。你应该去花时间阅读相关文章,联系你们当地或者网上的其他牌手。网上资源很多,还有MO之类的线上版。如果你觉得,“好吧,因为一、二、三这些理由,我没法这么做”,那你就是在为自己找借口,你实际上并不愿意为了提升牌技而去努力。你想要的是一粒能让你表现良好的神奇小药丸,我可没有那种东西。你需要多钻研、练习基本功。如果你真想要得到什么,那只有下苦功夫。或许你下了功夫之后发现结果不是你想要的,也有可能。因为你或许不是太在乎你对万智牌这款游戏的热爱,不在乎别人赞许的目光,不在乎卷比赛的成就感……反正这些东西都是万智牌很容易给你的,是吧?如果你想要的不是这些东西,那最好去干点别的吧,什么都行。
James:        你们听见了吧,Caleb Durward说了:“多打牌!”
Caleb:        我说了吗?我好像也说了少打牌吧。我说的好像是……嗯,对,既包括多打牌也包括少打牌。
James:        【笑】你说“少打牌”是吧。嗯,Caleb Durward告诉我们少打点牌。
Caleb:        这俩我都说过啊。嗯……不管怎么说,多打还是少打,取决于你的目的是什么。
James:        是这样的。除了万智牌以外,你还有什么别的爱好吗?
Caleb:        当然有。我还玩国际象棋,它能让我放松。我对国际象棋并没有“一定要下得多好”之类的压力,不过我依然喜欢研究它。我绝对不是个好棋手,但是下棋时的战略战术还是让我很轻松愉快。我真的超喜欢看国际象棋的顶尖赛事,比如世锦赛和其他一些。同理,我还很喜欢英雄联盟(LOL)。玩LOL的时候我能接受自己总是中等水平,所以我玩得很轻松。我会玩到自己能理解游戏策略,这样我就可以享受游戏本身和那些职业玩家的精妙操作了。这些游戏的策略我都很喜欢,这些战略理论和游戏元素都有一定的互通性,这一点很有趣。比如关于“节奏”的理论,或者为了节奏交换资源的做法,这种东西你可以从国际象棋应用到LOL里、万智牌里,或者其他任何地方。
James:        确实如此。为什么你说你永远都不会成为一个好的棋手?
Caleb:        因为一个优秀棋手所需要达到的上限太高了,高得吓人。如果我现在去参加比赛,得到评级,我应该在1500-1600之间,也就是中游水平。如果是万智牌的ELO评分,我大概是1700-1800之间,具体我也不清楚。我想,现在把ELO评分列出来也没什么用,万智牌已经有一阵子不用ELO了,不过我也就是个中等水平。对于国际象棋来说,如果你想做一个还不错的棋手,你要花费很多很多的时间和精力;至于大师,我永远都没机会了。我觉得很正常。大师之路需要很多时间铺就,他们中的大多数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习国际象棋了,而我学的相对就比较晚了。
James:        我懂了。也就是说,为了站到业界顶峰,你需要花费很多时间投入到这项工作中。这是很大的牺牲。
Caleb:        嗯,在好几个游戏里都成为顶尖选手太难了。Kibler在炉石就做到了,他在炉石里大获成功。但是炉石和万智牌还是很像的,对吧?所以他可以参考很多在万智牌里他所熟知的原理,然后在炉石里直接应用。这一点他做的很好,还有些万智牌手炉石也打得不错。有人应用到了扑克里,扑克的话不能直接生搬硬套,但是我是指,如果你懂数学,如果你会计算,如果你偶尔会虚张声势,如果你懂得一些基本的游戏理论,你打扑克也会打的很好,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万智牌手在其他游戏里依然表现出色。但是,对国际象棋而言,如果你想好好下,你必须记住非常多的理论知识。无论你情愿还是不情愿,都得这样做,这就是国际象棋。国际象棋里也有开局的种种应对,对局里有很多种变化,但是如果你是个竞技向的玩家,下了很长时间的功夫之后,很多没必要的变化图自然就消失掉了。
James:        嗯,当然。那么LOL呢?刚才你提到,你对LOL也有很充足的了解,你了解游戏策略,而且享受游戏乐趣。LOL也是一个需要勤加练习才能达到竞技水平的游戏吗?
Caleb:        算是吧。我已经年龄挺大的了,做不成LOL选手了。和国际象棋类似,对于这些游戏来说,28岁已经有点老了。如果我真想成为LOL顶尖选手……之一的话,我甚至都不确定自己行不行。我玩电游的技巧没什么不可思议的,我小时候花了很多时间来玩单人RPG,而没有玩其他那些培养手眼协调能力的游戏。重要的是,你刚才说的是正确的。对于LOL,想要成为顶尖水平的选手,你需要花费相当多的时间和相当大的努力才行,甚至都不值得我去尝试。然后,如果我真的走上了LOL的职业舞台,作为职业玩家,收入水平也不见得有多高。LOL和万智牌以及其他所有的电竞项目都是类似的,对于年事已高,而且在另一个游戏里已经有所建树的人来说,在新游戏里花费时间从头开始是不值得的。
James:        确实如此。就现在而言,算算你的投入产出比,划不来。
Caleb:        对,这是最冷酷的计算方法。
James:        【笑】好吧。
Caleb:        年轻人们,不要追逐你们的梦想!算算投入产出,让它来决定。
James:        Caleb向你们解释了在万智牌里怎么提升自己的水平。James说的是:“冷静点,先算算再说”。
Caleb:        我只是说你应该这样做,或者不该这样做。具体答案我也不清楚,这个真的取决于你想要什么。
James:        是这个道理。回到万智牌的话题,关于万智,你所拥有的最美好的记忆是什么?
Caleb:        嗯,大概是我参加的第一个SCG邀请赛。那是我最爱的一场比赛。如果回顾下的话,那个周末我遇到的很多人,比如Alex Bertoncini和Pozsgay,那时我和他们还算不上朋友,但是我和他们中的很多保持了很长时间的友谊。我还和Larry Swasey关系很好。除此之外,我和Bernal还一起组队参加了邀请赛。作为一位竞技向牌手,那场比赛对我来说收获真的很大,很多高水平的选手都参加了那次比赛。那段时间我和Matt Landstrom住在一起,还有很多人也因为比赛过来找我们。大家都坐下测试套牌,我表示“好吧!我有一套红黑吸血鬼,这套牌我还挺喜欢的,不过咱们先测你们要测试的套牌。如果你们的套牌都是渣,咱们再回过头来说我这套。”大家环顾四周,没人打算测试自己的牌,所以结果我们还是从红黑吸血鬼套开始测的。结果就是,我给一屋子的高手们讲怎么玩这套牌。结果嘛,我们横扫了那次比赛。我们七个人里有六个打进了钱圈,超棒的。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结果是对我们专业水平的一种回报,另外这也算是对团体作战的奖赏。我第一次觉得自己是这个社群的一份子。以前我也有打万智的朋友,但这次的事让我第一次有了“我是这个群体的一部分,这个群体也是我的外延”这种感受。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James:        明白。他们用你的套牌打出这么好的成绩,感觉很棒吧。
Caleb:        当然啦。
James:        这是哪一年的事情?
Caleb:        我记得是2011年初的SCG邀请赛。等下,好像是2010年底。我最开始给火球写的文章里,就有这篇战报。那篇战报写得还不错。几年前我又翻出来重新看了一遍。要是有编辑的功能就好了,我现在重新写的话,肯定会做出些改动。我很有兴趣重新描绘那个年代的事情,讲个好的故事,明白吧?
James:        那篇文章看着跟古典学院派写出来的柔道比赛战报一样,里面倾注了你的心血,而且还有故事情节。
Caleb:        对,里面确实有故事情节。在去比赛的路上,其他人都是把自己的汽车塞满,而我是个坐火车去的怪胎。在路上,火车撞到了铁轨上的一个小孩儿,车厢里的人都挺生气的,他们都觉得要因为这件事儿错过自己的安排了。当时负能量简直要爆炸了,我只好先去别的车厢待会儿。我去了餐车,在餐车工作的人看上去情绪都不好。他们说: “嘿哥们儿,来杯苏打水吗?你想要买的什么的话,我们也有。”我陪他们聊了一会儿,在圣诞节假期前后,大家心情都会很低落,有些人还把卧轨当成了一种自杀方式。我也说不清楚……这让我对这个周末的比赛产生了一些向往。我也许应该感激我拥有的这一切。我没什么钱,和另一位牌手一起住在地下室磨练技术。但是有向往就很好了。
James:        就是这样。我好像读过那篇文章,我应该重新翻出来看看。
Caleb:        我把这件事写进了那篇战报里,用它来说明我的看法。
James:        那是2011年。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写文章的?
Caleb:        如果你想从最早开始聊的话,在我读高中时,我的好哥们Bill为一个网站撰写了一篇文章。当时我想:“我是不是也能这么做?”他说:“我不知道,做你想做的事呗!管它呢!”【笑】。所以,因为Bill写了篇文章,所以我也决定试试看。我给Brainburst(一个万智牌网站)投了些稿子,实际上那些文章还不错,不然也不会刊登出来。不过那时候我的想法还是有点太嫩了,所以那些文章很有娱乐性,但是并没有太多可以让大家学习到的知识点。后来我上大学的时候,他们让我参加一个写作实习,我说:“好吧,大家通常会怎么做呢?”他们说:“一般都会去当地的报社免费打工,搭上所有的时间精力。”我说:“我可不觉得大学毕业以后我会去做记者,这种经历对我没什么用。”他们表示,好吧,那告诉我们你想做点什么,什么都行。原话当然不是这么说的,但是我当时就表示“好的!”所以我就和他们说,我想写一些和万智牌有关的文章。他们回答说:“要是你愿意去做的话,当然没问题!”当时我就觉得,没错了,这才是我想干的事。学校赞助我去参加了大奖赛,还为我支付了报名费、住宿费,还有其他所有费用,他们专门为我拨了一笔资金。我跟他们说,希望自己有所成长,以后能够靠写万智牌的相关文章谋生,他们则表示,“好吧,我能看出来,参加这样一次大比赛对于你这个打算会有多大帮助。你确定这笔钱是你需要的全部资金吗?”因为一般来说英语专业的学生不会申请这项资助,所以他们想给我更多的钱,当时还是挺好玩的。我当时没有意识到可以为一个主流网站写稿子,直到哥伦布大奖赛之后我才想到这点。当时人们关于蓝绿生存套牌有很多议论,我就想,“嗯,我可以把这份战报卖给别人。”你知道吗,很大程度上,我最后去了火球,是因为星城网站的内容要付费阅读,而我当时真的很穷。在星城开始收费之前,我一直都在星城看文章,看过好多。当时我真的很感谢他们那些免费内容。所以每次我收单卡的时候都会从那儿收,权当是订阅费了。然后,当他们真的要收订阅费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被卖了,你能明白那种感觉吗?本来他们家的单卡就比别人贵一点,我没有把我修草坪辛辛苦苦赚来的钱付给其他便宜的地方,而是都拿去在他们那儿收牌了。所以在我能选择给谁写文章的时候,我选择去给火球写,我希望无论是高中生还是什么人,每个人都能读到我的文章,你懂的。我真的很喜欢在火球工作,我非常尊敬他们的CEO。那时候,和我合作的主编是Luis Scott-Vargas(LSV),我把文章拿给他审阅,他总会说,“哥们,这篇文章可真不错!”这种体验太棒了。这给了我额外的动力,你明白我意思吧。
James:        明白,你做得太棒了。因为你文章写得很好,所以你开始为火球撰稿,这是个很好的故事,也是个很好的生存之道。不过看起来你一直在为这件事做铺垫,毕竟在那之前你已经写过不少文章了。你看起来似乎不像那种 “啊,这是我写的第一篇文章,我得把它整出来,怎么办……?”
Caleb:        嗯,有点奇怪,仿佛我之前做的就是在打伏笔。我从没想过自己真的会吃这碗饭,对吧。因为大多数写万智牌内容挣了很多钱的作者都已经在比赛里出局了,但是……很奇怪,我的付出有所回报,我用自己原创的套牌打进了决赛。我利用这项成绩让自己获得了知名度,从此我走上了前台。
James:        非常高兴能听到你讲自己的这个故事,这很好。有些事情只会在正确的地点发生,而你必须有能力把自己放在那个位置上。你必须要好好打牌,构思一套很棒的套牌,而且你还必须要有一定的写作经验。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知道你最喜欢自己写的哪篇文章?这个我挺好奇的,因为你写了不少文章了。
Caleb:        你这个问题提得不错,但是我没办法说哪篇最好。这就好比说你是做父母的,然后让你选……
James:        对啊,都是自己的孩子。
Caleb:        恐怕都是自己的熊孩子吧,没有一个听话的,所以选不出来最好的。
James:        【笑】原来如此。
Caleb:        我也就是花时间和精力在这些孩子身上,让他们不要太招人烦就是了。但你知道,他们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有一些牌力很强的玩家很喜欢我那篇关于柯帮疗法的文章,所以可能这篇还不错吧,可能还因为我用这张牌比较多。我特别享受这个过程,把如何用好这张牌告诉给大家,我觉得读者还是挺欢迎的。我以前搞过一篇事件调查类的文章,感觉很轻松就弄完了。现在返回头看看,我一点儿也不喜欢过去那篇东西。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打算完全推倒重写。那篇文章是关于Guillaume在新系列预览之前泄露了产品内容然后被封杀的事,好几年以前了。当时我正在MO上打联赛,有人在MO相关的网络聊天室里偷跑新系列的牌。那个聊天室正好属于我们战队,所以我就拿到了全部的聊天日志。而后我就做了一系列访谈,顺藤摸瓜去找各种人。甚至于在威世智官方做完调查以前,或者说在他们知道消息以前,我就已经有足够多的信息了。来龙去脉我都搞清楚了。
James:        是啊,让你抢先了。
Caleb:        对,所以我就抢在前边发表了。我不后悔抢先发表这份东西,而是不满意我在文章里所用的口吻和定下的调子。给火球写文章就是有这点好,他们给我们充分的自由来发挥。如果我们有个好的创意,他们就让我们放手去做。这样对整个万智社区都有好处。我们不会受到什么限制。至少我没觉得自己受到什么限制,一周接着一周地做自己的事就行。公司给了我很大的自由度,想写什么都行,所以我写的一些东西稍微超出了一般的万智牌内容。比如说,我的一篇文章讲如何培养孩子的天赋,挺有意思的。我采访了一个特别重视发挥自己天赋的人。后来他也算是个成功人士了,这几年来都在关注其他一些培养天赋的案例。我当时只是感觉,如果谁想在万智牌上面好好培养一下天赋,也是可以的。于是我就在文章里告诉大家该怎么做。真是蛮有意思的。我还写过一篇关于压力测试的,也就是说,人们在压力之下,如何用不同的方式调动自己大脑里的化学反应来处理这些压力。我分析了前人的一些研究成果,甚至于了解到他们如何用小白鼠做这方面的测试。他们如何找到致命剂量,也就是多大的压力能让小白鼠崩溃致死。他们发现,如果给小白鼠接近于能致死的压力,然后再缓解这种压力,就能训练小白鼠更好地应对压力。我觉得,不管你的大脑里化学反应是怎么样的……如果你不去做这样的训练,你不去经常打大型比赛……怎么说呢,只要你练习、只要你进行测试,你就能变得更好。如果你想自己顿悟出这些道理,可能需要经历一个很漫长的、循序渐进的过程。我想对那些经常参加万智牌比赛但是又长时间获得不了好成绩的玩家说,你们需要下苦功夫,折磨自己。你们在晚上,或者很疲倦的时候,甚至于平时要睡觉的时候再上线开比赛。那样你就更容易在大奖赛里取得好成绩,因为你已经适应了这种强度。你懂我说的吧?
James:        很有意思。你是说,要把自己放到那种平时不容易接触到的压力之下。
Caleb:        是的。在其他一些体育运动里,他们也都会做类似的训练。
James:        这些年以来你一直都在写文章,然后听取读者的反馈,你在这个过程中学到了什么吗?
Caleb:        我不知道“学到了什么”是不是一个合适的表达方式,但是我的确在不断的反馈过程中成长为一名写手。从总体上看,火球和Twitch营造的社区里绝大多数用户还是比较认同我的。我有世界上最棒的一群粉丝,他们喜欢我做的事情,我也为他们做很多事情。我也有了一个不断壮大的粉丝基地。大家知道我每周都会出一些东西给他们看,他们会留意。他们知道自己和Caleb D.在同一条船上,这非常令人开心。我学到了一些技巧,如何对付那些突然冒出来质疑我的人。我觉得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法肯定,因为你当然应该用真心去对待你的读者,但是当你在网上面对那种存心想要挑事儿或者说故意引战的用户的时候,到底应该表现得多强硬。我记得有一次和Paulo V. Rosa(PV)聊起一个人,那个人原来也是火球的写手后来不干了。PV的评价是“那个人从来不会为自己辩护”。因为就算你为自己辩护了,肯定也没法满足一个非要搞事情的人,对吧?他们肯定还是要继续喷你,甚至于喷其他人。我不知道,只要人一多就会有这样的事,然而他们开始觉得这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James:        对,最开始是一个人开喷,然后演变成一场乱仗。
Caleb:        没错,这些人的存在会烦死你。所以一旦你发现某个人开始在社区里边放毒,就得赶紧想办法解决掉他,没准还得拉些人跟你一起上。【笑】
James:        好吧。
Caleb:        除了这方面的事,还有你写文章,还有你在互联网上成为一个角色,我能想象到,这些事情都会让一个人的脸皮比一般人更厚一些,或者是“抗击打能力”更强一些。
James:        那么你到底想怎么应对呢?我觉得如果有人提出一些正常的不同意见,你应该是很容易回应的;但是如果有人上来就说“Caleb,你简直就是一坨屎”或者“Caleb,你这一套完全都是胡说八道”,而实际上你明明知道自己写的东西确实是很有价值的,那么你会怎么反击呢?
Caleb:        首先是不要太拿自己当回事,你说呢?
James:        嗯,是的。
Caleb:        实际上,如果有人存心找茬的话,我感觉,很可能是他们生活里出了一些很扯的事情,让他们心态爆炸,是吧?这种攻击性应该不是无端地出来的,除非这个人本质上有问题。然后要说,出了这种人,不是你自己的问题。所以如果有人发言很不公平地针对我,我不会生气。我一般会心平气和,仔细思考之后给他们回复。举个例子来说,曾经有个人说:“我还从来没见过打万智牌能有这么菜的”,然后啰啰嗦嗦一大堆。我就说“好啊,那你可以从视频里找出来我到底犯了哪些错误,然后咱们一个一个说呗!”然后他就写了好几个,我就说“你看,从这个局面下,我是想围绕着抽地税去打,所以我没有着急下第二张地,因为如果我抓到荒原的话我可以下荒原,这就是原因。”我把他质疑我犯错误的每个地方都给他讲了一遍。那么从另一方面说,如果你确实打得有问题,就老老实实承认,比如说“对,我也不知道当时在想什么,脑子里有水,我也是人,也会犯错嘛。”我也不知道观众是不是认可这种做法,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主播或者写手身上很重要的东西吧。每个人都应该有勇气说“这确实是我搞错了”,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变得更好,对吧?
James:        这是做人的一个方面吧,不管你是不是一个公众人物。
Caleb:        没错,我非常赞同。
James: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做视频播主的?是在签约火球之后吗?
Caleb:        哦,不是,我签约之后过了一段时间才开始。
James:        视频播主和写手很显然是两回事。做视频播主最让你感觉快乐的是什么?
Caleb:        我做视频播主最享受的部分就是和网络社区里的人互动。每当我感觉孤独、无聊的时候,就会开启视频,然后播放室里就突然一下涌进三四百人。他们都愿意和我聊天,胡侃一些万智牌方面的事,或者我喜欢聊的任何话题。我感兴趣的所有话题都可以聊,比如说小众艺术品,或者老动画片,或者别的什么。反正观众里有那么一些人知道我喜欢聊什么,也跟我聊得来,所以就感觉挺温馨的。万智牌和其他游戏都不太一样……我觉得可能是万智牌的问题,也说不好,没准是我自己的问题……反正在众多的游戏当中,万智牌社区经常会有些人很舌毒,Twitch社区里就是这样子。但是我在做视频播主的时候没有出现这个问题。或许因为在舆论里挺我的人都是最棒的一些人吧,差不多吧。反正我是在Twitch上打造出了一个特别好的网络社区。
James:        真是很不错。
Caleb:        地址是twitch.tv/calebdmtg,如果有人打算关注我这档节目的话。
James:        从我这边听起来,你有很多很理性的支持者,这些人不会跟风攻击你,这太好了。
Caleb:        是啊,他们很理性。如果有人开喷说“你瞧,多大一个包!完全不该这么玩的”,一般都会有人出来说“不是,他的战术设计是什么什么样的”之类的话。大家提问题之前都是动过脑筋的。很有意思。
James:        感觉就是,播出视频是你在片刻之内马上就能拿得起来的工作。如果你想和读者或者观众们互动了,你可以在瞬间上线。在这个过程中你打万智牌,而且磨炼万智牌的技艺,可以这么说吗?
Caleb:        对,主要还是帮助别人提高万智牌水平。当然了,我本来自己也经常打牌,所以直播出去让别人看到也蛮不错的。
James:        咱们稍微转换一下话题吧。有没有类似于导师一样的人,在游戏上对你帮助特别大,甚至于在你人生格局上对你帮助特别大?
Caleb:        没有。下一个问题吧。
James:        【笑】我喜欢你这么直率。如果有个机会让你去见五年以前的自己,那么从游戏方面,或者从人生方面,你有没有一些感悟要告诉自己?
Caleb:        没有。过去的我也是一个随性、愿赌服输的人。
James:        关于万智牌,你有没有一些每天或每周必做的功课?
Caleb:        我不懂所谓的功课,你的意思是……
James:        就是每天都会做的事情。
Caleb:        哦,我就是每天早上起来,看看社交平台上有什么留言,然后开始这一天要做的事情,一般来说就是打牌吧。如果我自己想开发出一套新牌,那么可能会做一些固定的功课吧。如果我是拿一套别人组的牌,为了下一次大赛而做测试,我就会沿着他们构组的思路去打。我会按照原始的牌表打,感觉一下哪些组件是我喜欢的,哪些是我不喜欢的,体会一下为什么这套牌里放了这些东西。我必须在理解了他们为什么选了这些组件之后,才能比较明确地判断出其他一些单卡会不会更适合这个套路。如果你不打,那就永远不可能搞清楚。然后我就开始在可选组件之间来回测试。如果是我组自己的套牌,从零开始工作,就能更快地判断出哪些单卡不属于这个思路。我在与Conley Woods、Sam Black这些人讨论套牌构组的时候,感觉他们的想法和我差不多。如果你打算创立一整套全新的思路,也就是建立一个套牌大类,那么你可选的东西就特别多,是吧?判断哪些东西有潜力进入你的测试范围必须是一件很容易、很快的工作,否则你就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如果一张牌确实有潜力,那么你就要把它扔在各种不同的配置里去测试,尽可能地去压榨出这张牌的最大价值。
James:        说得好。我喜欢压榨这个词。
Caleb:        是啊,就像从一块石头里挤出糖浆来。
James:        就在你尝试各种单卡和组合的过程中,怎么判定是不是已经达到了你的预期呢?是这套牌达到了某种胜率还是别的什么指标?
Caleb:        我觉得胜率就是最有说服力的,你说呢?
James:        嗯,所以基本上就是非黑即白的一种判断结果。
Caleb:        在为大赛准备套牌的过程里,有一个因素,会让测试结果不太准确。MO上的套牌环境经常要比实体卡的套牌环境领先几周,而且也更加倾向于朝几个流行的套路去靠拢。特别是当人们发现MO上一套牌胜率高而且又相对容易操控的时候,就会去抄牌表。所以有时候你就能组出一套牌,在整个大环境里占据有利地位。你会很清楚,这是一套用来去打实体大赛的牌,但是在MO联赛里边的胜率可能和你设想的不一样。这是很难说的一件事。不过我感觉,如果一个人对一套牌下的功夫足够多,他总能从MO的练习当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你不要被MO的战绩迷惑自己,这不是你最应该在意的东西。
James:        你好像已经充分理解这些事情,所以能够很好地把控自己。
Caleb:        其实你是想尽量了解这套牌,所以关注点应该在牌本身,是吧?
James:        没错。那么下一个问题是,万智牌是如何让你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的?
Caleb:        能跳过这个问题吗?
James:        或许之前的一个小时里你给出的回答都可以作为例子吧。没问题,咱们跳过它。
Caleb:        嗯。
James:        下一个就是,你在万智牌领域,有没有定一个三五年之后打算实现的目标?算是一个长期目标吧。
Caleb:        和万智牌相关的目标?嗯,每当我在专业赛里吃败仗的时候,我都会下定决心要杀回来。最近我做到了,我在PTQ里进了前四,去参加了专业赛。最近我参加的两个专业赛,先是马德里然后是加利福尼亚,之间隔了能有一两年吧,应该算是我表现最差的专业赛了。每次的第一圈轮抓都是三连败,所以也不知道怎么赢。总体来说,我想我在万智牌上的目标就是多做一些视频,回馈给这么长时间一直支持我的观众,回馈给万智社区,尝试变得更好,甚至于做一些24小时不间断的直播。至于专业赛的事,想不了那么多吧,除非我能反思清楚为什么上两个专业赛会打得那么差,因为我真的搞不懂。我在构筑方面没什么问题,套牌是我喜欢的,感觉自己在准备限制赛方面也挺好的。我最开始搬家到麦迪逊就因为这地方整体的限制赛水平比较高,所以刚来到这儿的时候也感觉很兴奋。我本来预想这会让我在限制赛方面有更好的表现。实际上我在当地的店级赛里也表现很好。如果我参加本地的PPTQ,如果是现开赛的话,就算有另外几个好手参加,我也能轻松拿到冠军。我也和这儿的人一起打轮抓,周末的轮抓赛里成绩其实也不错。我和这边的Power Nine战队交手过很多次,跟别的战队也一起打过轮抓。上一周的轮抓里PV还来了。我在这些比赛里表现都不错,但是一到专业赛里就走不远。除非我能找到瓶颈到底在什么地方,否则我在竞技向万智牌方面真是不敢给自己定什么目标。我只能说尽我的努力,走一步说一步吧。
James:        你有没有和别的牌手聊聊自己在专业赛上的表现呢?他们给你什么反馈没有?
Caleb:        没有,我肯定不会去聊这些。
James:        你是不是觉得他们如果给建议的话,会千差万别,抓不到头绪?
Caleb:        是啊,有这种可能性。我还是想多和他们打打,在此之前我还是说不清楚。
James:        我懂了。
Caleb:        我没觉得自己作为一个牌手是退步了,所以有可能仅仅是在轮抓里发挥比较失常,而这种情况恰巧连续发生了而已。只是感觉我花了这么多时间去备战专业赛,然后暴毙,还是一连两次都是这个死法,打击有点大。
James:        那我能不能理解为,你的目标就是要重新杀回专业赛,并且为此而努力?
Caleb:        不不,你不能这样想,我觉得我表达的很清楚,这不是我的目标。我在专业赛这件事上没有明确的想法,目前我的主要目标是当一个好播主。
James:        做更好的视频回馈社区。
Caleb:        对。播出更好的视频节目,是我花了时间和精力之后,最容易看到效果的一件事情。而且这件事在最近这段时间给我带来的东西也很多,我觉得相比于回归专业赛,花时间在这上面更值得。而专业赛给我带来的价值是个说不定的东西。
James:        我理解了。
Caleb:        或者说很模糊,让我看不清吧。这样表达可能更好。
James:        好吧。
Caleb:        不过还是有很多人把参加专业赛当做很重要的事情。我觉得他们这样重视专业赛,是因为专业赛是万智牌这个游戏的顶尖比赛。不过在我看来这也就是另一场比赛而已。你说呢?
James:        嗯。
Caleb:        和我一起打牌的人很多都有这种想法。我很清楚我自己想法的基点是在什么地方。我完全不觉得再多参加一次专业赛会让我的游戏生涯有什么变化。它不能让我的水平更进一步,所以我还不如找其他一些能让自己水平提高的方式。
James:        嗯,你这样说我能理解。我用一个问题给上边的这些内容做个总结吧。如果你认为万智牌作为游戏会不断发展进化的话,那么在三五年之内,你觉得它会朝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进化呢?
Caleb:        未来三五年吗?我觉得万智牌的体量很大,它会活得挺好的,是吧?所以我觉得它不会有特别大的变化。有一个我能看到的变化是威世智从微软挖来了一个新CEO,他还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找到存在感,还在逐渐熟悉情况。我不知道他自从当了CEO之后有没有做出什么重大决策,但是威世智最近经常发声,说什么万智牌作为全球前五的电竞游戏之类的屁话;从他们削减对赛事报道的支持这方面看,你就不用把这些话太当真。我感觉他们挖这样一个CEO来可能有这方面的考虑,想让他给万智牌的计算机技术方面带来一些提升,让万智牌更接近一个电竞游戏吧。我说不好他能不能成功,威世智的想法能不能实现。我什么都不清楚,这仅仅是个揣测。但是如果未来三五年内万智牌的面貌有个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么我觉得这件事会是变化的开始。
James:        现在还看不出来,是吧?但是或许很快就能见分晓。
Caleb:        对。
James:        Caleb,你有没有公开的声明或者致谢之类的东西发表,面向一些人或者你现在做的一些事情?
Caleb:        有啊,我在我的Twitch直播间里发表了类似的内容。地址是twitch.tv/calebmtg。如果你不经常看火球网站的话,我强烈推荐你去关注,它能帮你提高万智牌水平。那儿有很多高水平的写手、很多视频作者。我也曾经在那儿发布视频,和别的娱乐视频不太一样,会带一点我个人的性格在里边。如果你觉得这次的访谈还不足以了解我,那么你可以去火球看我发的东西。
James:        太好了。Caleb,感谢你抽出时间接受我的采访。祝你一切顺利。
Caleb:        也非常感谢你,James,这次访谈很有意思,感谢你邀请我参与。
(全文完)

第3期看点:最年轻的名人堂选手、新科PT冠军Paulo Vitor Damo da Rosa讲述从一个小神童成长为大师的过程。预计八月中旬更新。



本期译者:志丞 李旭升

欢迎扫码订阅枕妞臂微信公众号(单击图片放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0

主题

648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妞儿,笑笑,乖

Rank: 8Rank: 8

积分
14117
 楼主| 发表于 2017-8-2 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全文更新完毕
欢迎扫码订阅枕妞臂微信公众号(单击图片放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万智烽火论坛 ( 皖ICP备17002980号-1 )

GMT+8, 2019-1-18 06:58 , Processed in 0.098619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